南昌大学玛丽女王学院【官网】

行万里路有感 ——玛丽女王学院赴美交流学生随笔

发布时间:10 天前

  2019年1月31日,南昌大学玛丽女王学院第一届赴美交流生抵达美国南部城市新奥尔良。

  作为能够参与赴美交流的学生,航班上的我们已觉寸阴若岁,期待燃起的遐想,早已不知飘向何方。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和轮子快速打转的摩擦声,到达了令我们翘首企足的新奥尔良。密西西比河新月形的入海口,新奥尔良便倚在这一湾旁。轻风浮动着河面和沼泽的湿汽,朦胧笼罩小城上方。爵士乐小号的音调自由奔放,高亢嘹亮,琴弦扣动的声音弥漫大街小巷,袅袅跌宕;马车、有轨公车徘徊的逾年沧桑,雕花铁栅浸刻的光影流长。这座汇聚了法国、西班牙和美国文化熔岩的古老小镇,便是引发美国南北战争的巨著《Uncle Tom’s Cabin》中拥有着上善若水的灵魂的姑娘--伊娃的家乡,当然也就成为黑奴汤姆叔的天堂。

  伴着朝霞点缀的湛蓝的空,我们穿戴整齐白大褂来到科室报道,卢教授是按照我们兴趣安排的实习的科室,我大致在血液科和肿瘤科。中美的医疗及医学教育体制寒木春华,每个国家都会根据社会环境而制定适应并约束的体系。美国是没有临床医学学士学位的,学生在本科期间完成任何专业的学士,再申请医学院,通过医学院的考试后进入医学博士的4年学习。美国医学院的录取率极低,对学生的要求较高,且更加偏向于有社会阅历,对生活有感悟的思想较为成熟的学生,要求学生有gap year去融入社会,这是值得我们所借鉴的,但是,我个人认为医学博士应招收取得相关专业学士的学生,以保证学生拥有夯实的医学基础。除了医学教育,医院的氛围和管理也和中国有很大的不同。医院的整体环境非常干净,走廊内设置的手消随处可见。对于内科穿刺等非手术的侵入性操作管理很是严格,无菌意识极强。人文环境非常和谐,医患之间有高效、互敬的沟通,患者的主管医生更换之时,医生们也会通过邮件往来采集患者的病史。我们跟着老师,了解患者复杂的病情,并同老师以及美国医学生一同讨论交流,在血液科门诊中,主任Dr. Marc Kahn清楚的讲解了一个纯红细胞再障误诊的病例,并解释了为什么EPO(促红细胞生成素)的实验室检查结果正常却要体外补充等等,让我们在临床轮转中收获满满。除此之外,我们还参加了由各个领域专家讲解的seminar以了解前沿研究进展和不同实验室对各个问题探讨的不同思路。医学院教授还为我们专门开设了课堂,院长Dr. Lee Hamn从基础和临床方面分别讲述了的酸碱平衡知识,让我们对酸碱平衡的理解形成了一个更加完善的体系。

  成长的年龄中经历的岁月会雕刻每一个人的内心,一整月的实习除了临床知识的积累,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医学生的责任,医学院在接收学生,非常强调社会责任,所以他们偏向于有阅历的学生,记得教授给我们讲过他的学生参与消防森林灭火、九死一生的经历。东野生吾先生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每个人都怀抱着使命出生”,责任是沉重的,甚至不堪重负的,但是,一个人一旦被浮华侵蚀,便会成为道连格雷的画像,最终会被灵魂反噬,会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在医学生涯的伊始,我希望自己恪守信仰,不忘初心。

  周末,同学们深深陶醉于热情的新奥尔良。我们站在preservation hall(爵士乐典藏厅)随着《basin street blues》摇摆,音调起伏的“布鲁斯”主旋律燃起的即兴、沉郁的忧伤,却不失精神的洒脱与释放。好似肆虐的火燃烧着愁,苦与痛在烈焰的炽烤中化作灰烬,让心灵兴会淋漓。我们跟随Mardi Gras(狂欢节)的游行队伍被人群挤散在街道两旁,迎面的游行队伍挥舞着个性,古怪的创意独具匠心,彩色蜡笔涂染的串珠蜂拥在瓦蓝的空和皎白的月下,整座城被照映的绚烂。人们一道欢呼,一道疯狂,解码自由的向往。我们游玩了公园以及沼泽湿地,仰望天边的流云,聚散舒卷,飘向比远方更远的地方;近观零乱的花影,开舞香眠,醉入比淳酒更淳的时光。我们在密雨点洒的沼泽小径间心醉神迷,踱步在小桥擦肩涓涓泉涌,似一株纯洁的圣花,枕在嫣红枝头的彼岸。我们参观二战博物馆,回顾了硝烟的战场。战争的历史是用鲜血点染的,不是用笔墨能够书写的。矛盾如同一场大雨,当雨水让道路泥泞到无法通行,战争就一触即发了。我们谴责不正义的侵略,珍惜和平鸽带来的安逸,但是,我们从不恐惧淋漓的鲜血。

 时光清浅,一月的实习已经圆满结束,感谢各位老师悉心的照顾,挥手告别这方不舍的净土,我们也踏上了返程的路。我们希望南昌大学与杜兰大学可以长期合作,为学弟学妹提供放眼世界的机会。

 在新奥尔良,我们同满城橡树一道话斜阳,树影很长,却不离根的倚仗,同根的枝杈盘旋的伸向各方,又在风中相依着臂膀,细筛着星的脆片和明澈的光,就这样,深扎土壤,仰望穹苍。

 

 

摄影:王语晴

撰稿:王语晴

责任编辑:方彩林